首 页 工作动态 县区简讯 革命历史纪念馆 党史研究 心得体会 党史人物 史迹寻踪 党史知识
党史研究 更多>>
2018年党史研究室部门决算公开2018年党史研究室部门决算公开
市委党史研究室召开“不忘初心、市委党史研究室召开“不忘初心、
“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学“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学
立足新起点 彰显新作为--市委党立足新起点 彰显新作为--市委党
赴省室汇报工作赴省室汇报工作
苏区精神(广东)研究中心招标课题匿苏区精神(广东)研究中心招标课题匿
读者留言 更多>>
党史知识  
党 旗 党 徽 党 章
入党誓词 历次党代会 中共简史
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研究 >> 正文
蕉岭解放:力破夜空 旗插城头
信息来源:梅州日报     编辑/作者:     访问次数:     本站发布时间:2019-09-18 15:32:15
    扫荡反动武装,根据地连成一片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三大战役的伟大胜利,为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对闽粤赣边的武装斗争工作提出“全面发展,重点巩固”的方针,以完成大块根据地的建立,迎接南下大军解放华南地区。这时期,蕉岭境内的党组织由隶属中共梅州地委的中共蕉岭县工作委员会领导,驻在徐溪;武装部队主要有蕉岭县人民游击队,下辖新铺、徐溪、三圳武工队。

    1949年春天,按照香港分局和闽粤赣边区党委的战略进攻决策和军事部署,闽粤赣边纵一支队在梅州地委的领导下,开展了春季攻势。边纵一支队在杭武蕉梅边县委和独七大队配合下,扫荡杭武蕉梅边的反动武装,摧毁了梅县松源、隆文、尧塘和蕉岭南磜、北磜、高思程官铺等敌人的乡公所和自卫队,使杭武蕉梅边解放区连成一片。梅兴平蕉边独四大队攻打瑶上乡公所,程严独立营在独四大队和蕉岭武工队的配合下,夜袭石扇自卫队,拔除了敌人梅北据点,独四大队拔除了敌人平远长田据点,致使梅兴平蕉边的根据地连成了一片。
    4月,蕉岭县工委领导的县人民游击队在摧毁敌蓝坊乡公所后,根据地委指示,在黄沙坑集训,并把县人民游击队扩编为独立第二大队。16日,边纵一支队第四团奉命到达黄沙坑一带活动。为了解决给养问题,蕉岭县工委和四团共同决定在徐溪设点收税。22日,国民党蕉岭县自卫大队连夜进入徐溪,妄图消灭四团与县工委税收队。四团与县工委将计就计,连夜部署,下达战斗任务,占领有利地形,在黄沙坑设下伏击圈,等待敌人进入将其全歼。黄沙湾子里、山下村、高坡坑、野猪畲、臭油坑、甜竹凹和三坑村等地的民兵也编入战斗单位,协同部队作战。战斗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共毙俘敌70人,缴获枪支弹药一批。黄沙坑战斗的胜利,给梅、蕉、平边敌人沉重打击。蕉岭的徐溪、新铺,梅县的石扇、梅屏,平远的热柘连成了一片游击根据地。28日,一支队二团消灭了国民党广福乡公所的“护路队”。杭武蕉梅边县独七大队配合一支队二团,解放了杭武蕉梅边的大部分地区。
    策动敌营起义,攻城战猛烈打响
    4月底,梅州地委和边纵一支队领导研究分析了春季攻势后的敌军动态。在做好前期统战工作部署后,决定抽调陈柏麟、梁世育成立敌军工作组,促成保警独立第一营营长蓝举初在解放蕉城时首先起义。蓝举初见到工作组同志后,就以内疚的口吻说:“我对人民犯下了这么多罪行,真对不起人民!”陈柏麟对他宣传党“既往不咎,立功受奖”的政策,鼓励他争取在解放蕉城时首先起义,因为此举政治影响大,功劳大。经过协商,蓝举初马上回营部署起义工作,并写好起义的指令,保警独立第一营决定将于5月14日在蕉岭县城起义。
    5月12日,梅州地委书记廖伟、副书记陈仲平,与一支队司令员郑金旺一起研究做出了攻打蕉岭县城的部署,并通知在平远锅叾的支队领导王立朝、黄戈平率四团迅速返回蕉岭。命令二、四团、独七大队和独二大队,于13日晚在蕉岭城郊集结,包围蕉岭县城。
    14日凌晨,在梅州地委领导人廖伟、陈仲平的率领下,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一支队二团(星火队)、独立第七大队从蕉岭蓝坊向蕉城进发,攻城总指挥部设在溪峰口牌坊下。司令部按预定作战部署发出命令,由蓝举初率领起义部队负责主攻,二团、独七大队及地方武工队相互配合,一齐攻城。蓝举初率领起义部队进入国民党县政府大门后,首先包围了警察局,解除了他们的武装,同时扣留了县政府内的全部人员,控制了县政府。但县长陈英杰潜逃了,县自卫大队大队长林岳则领兵据守各点,一个排占据了镇山楼的制高点,还分兵把守了罗家祠、赖家祠、枧厂等地,他们企图凭借占据有利地形和防御工事负隅顽抗。攻城部队首先用枪榴弹攻打镇山楼碉堡,火力很猛,打死了敌排长,夺下了碉堡,控制了高地。这时,作战指挥部立即增派兵力,全面投入战斗。部队迅速登上横岗山头及东山岃的制高点,用重机枪扫射,掩护增援部队进城。攻城部队一路沿着横岗的山下排匍匐前进,绕过山脚向城内进攻;另一路由田段中沿着磨坊下的引水圳前进,占据了蕉岭车站。驻扎在东南面碉堡里的守敌用机枪阻击,经过一个上午的激烈战斗,攻城部队打垮了各点守敌。下午3时,全面占领县城。敌自卫大队大队长林岳率领三四十人退至县城西北,据守炮楼继续顽抗。傍晚,林岳、陈英杰率领残部逃入长潭天马山,占据高台庵一带。
    同一天,一支队四团的部分兵力和独二大队会同地方武工队,扫荡了新铺、三圳的自卫队,歼敌一个排后,挥师进入蕉城。至此,除长潭一部分山地外,蕉岭全境解放。此战,共毙、伤、俘敌100多人,缴获轻机枪3挺,八二迫击炮2门,枪榴弹筒2支、长短枪200多支,子弹1万多发。
    成立人民政府,优势兵灭敌长潭
    蕉岭解放后,即以闽粤赣边纵队一支队的名义,由司令员郑金旺颁布安民告示,并成立了蕉岭县军事管制委员会。根据中共梅州地委指示,取消各边县委,按行政规划成立县委,中共蕉岭县工作委员会改称为中共蕉岭县委员会,机关驻地在蕉岭县城。6月1日,成立蕉岭县人民民主政府。
    蕉岭境内虽然解放了,但是国民党残余势力还十分猖獗。主要以原国民党县长陈英杰等纠集地方反革命残余分子,组成“天马营”,活动在长潭一带,继续与人民为敌。为了消灭这股反动武装,一支队司令部决定采取集中优势兵力,一举歼灭残余分子。调动了二、五、八、九、十团和暂编三团各一部分兵力,1千多人,采用三面分割,堵住退路,渡河强攻的战术,攻打长潭。6月19日,战斗打了一天,除陈英杰带了几个侍卫逃走外,俘敌108人,我进攻部队无一伤亡。
    游击胡琏窜兵,我机关重进蕉城
    7月初,国民党胡琏兵团残部在南下大军的追击下,逃窜至蕉岭。闽粤赣边区党委部署边纵第一支队在北线梅蕉平边,以游击为主,阻滞敌人前进,并乘敌前进时抄敌后方,不断袭敌、扰敌、捉敌,断敌给养,断敌消息,逼迫敌人不得不逃走。4日,中共梅州地委派王志安到蕉岭传达部署工作,决定暂时退出县城。蕉岭县党政军机关和军管会与中共梅州地委、一支队司令部向蓝坊、高思方向转移,九团一连由团长余杜和率领与公安队随县党政机关转入东面山区;二连由团副政委刘雨舟率领,向西面的东岭、台塘、铁西方向转移,各区、乡、村政权及武装人员原地隐蔽活动。7月5日晚上,黄戈平率领平远县委县政府机关和第四团一部分翻过铁山嶂,18日到达蕉岭县三山蓝坊肚。转移到蓝坊肚的人员还有第八团、第九团一部分和梅州公学部分学员,此时到达蓝坊肚休整有300多人。7月16日,胡琏兵数千人马由新铺窜扰进犯蕉岭,蕉城、文福、兴福、三圳、新铺沿公路一带的村庄被进犯。蕉岭人民在梅州地委和蕉岭县委的领导下,团结一致,支援解放军、武工队在山区开展抗击胡琏残部的游击战争。17日,敌人进驻洋蛟湖、三圳圩一带时,到处拉丁杀人、抢劫财物。19日,敌人获悉边纵一支队政治部主任黄戈平率领九团和四团在三山蓝坊肚休整,马上派番号为“飞虎”“三溪”的300多敌军进山袭击我军,敌人在东岭的榕树村设立了指挥部。20日,四团、九团遭到胡琏兵的突然袭击,从战斗打响到结束,约一个多小时。我方部队牺牲约30多人,受伤和被俘20余人,指挥员黄戈平壮烈牺牲,队伍被打散,损失严重。
    胡琏兵团残部窜扰蕉岭时,蕉岭地方武装与敌周旋,捕捉有利时机。7月下旬,在胡琏窜扰徐溪村时,当地民兵配合新铺区中队,在黄坑公路上伏击敌军,炸掉敌军车一辆,并打伤敌军一名副师长。蕉岭县党政军机关转入山区开展游击活动,蕉岭人民积极筹集粮食支援部队。24日,中共土坑村支部书记徐福祥到三圳圩侦察敌情时,被三圳自卫队的便衣发现,不幸被捕。徐福祥被捕后,立场坚定,惨遭杀害。
    8月间,南下大军解放了赣南广大地区,直逼兴梅,胡琏残部仓皇往潮汕撤退。8月28日,胡琏残部蕉岭守敌弃城而逃。胡琏残敌窜扰蕉岭约50天。9月1日,蕉岭县党政军机关重进蕉城。从此,蕉岭县走进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新时期。
  
     经典战事

                           三圳武工队 智破敌金丰粮仓   
                                         ●徐 发
  
    1949年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布命令,成立闽粤赣边纵队。闽粤赣边纵队的成立标志着我边区解放战争进入一个新阶段。中共梅州地委要求各武工队积极筹粮迎接大军南下。

                                        蕉岭新铺镇福岭榕树下

    三圳武工队队长钟文聪同志给我派任务:“徐增,你去新铺福岭与金玉姐联系,摸清金丰粮仓的情况。”3月13日,我穿了便装,当作串门探亲的样子来到福岭榕树下金玉姐家中,她是钟文聪同志的胞姐,又是游击队地下交通员。我通过她查清了情况:仓库设在榕树下凌云居,牌子是“蕉岭田赋处,新铺征粮处金丰收纳仓库”。管仓员陈世昌,蓝坊梨树下人,最近因赌博输了钱,私卖了一部分仓谷。仓库内约有200石谷子,仓库四周的地形也看得一清二楚。
    钟文聪同志根据我的汇报,决定抓住时机亲往福岭找陈世昌面谈。3月15日,文哥(即钟文聪)穿起了长衫,化名米行陈老板,我做随从,两人都带了驳壳枪。我俩大摇大摆来到金丰仓库和陈世昌见面,随便谈了些米生意以后,文哥把带去的宝坑大捷战报拿给陈世昌看,接着摆清当前形势,指明前途,并抓住陈世昌的痛处——你私卖了仓谷,国民党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只有配合内应破仓,帮助群众解决度荒,既为人民做了好事,你的亏空也查不出来。最后,陈世昌终于答应配合内应破仓。
    为了考验陈世昌是否真心实意配合,精明的文哥交给陈世昌一个任务,要他先卖掉100石谷子,换成大洋、港币、金条,一个星期后才来破仓。为了弄清陈是否有诚意配合,3月18日,我再到福岭了解到,近几天仓库内有好多人在加工碾米,有一部分人忙着挑粮去卖。根据情况看,陈世昌是有诚意配合破仓的。钟文聪同志听了我的汇报后,决定提前行动,以免夜长梦多,贻误时机。3月19日晚,三圳武工队十多人,从九岭出发,翻过温屋山,经北坑岗沿公路直插福岭金玉姐家。我们事先约定了暗号,在窗口敲了几下,很快就有人开门带我们进入金玉姐房中,那时已是深夜二点多了,文哥计算了一下行动的时间,破仓并发动群众挑粮回去度荒,起码要三四个钟头,那时天亮了,武工队撤退不便行动。文哥那时又叫我检查一路来福岭途中有无破绽被敌人发觉,我反复检查,确定没有留下破绽,进入福岭村时,连狗吠声都没有。既然无破绽,文哥果断决定在福岭隐蔽一夜一日,20日晚上行动。金玉姐家房子不多,我们十多个人就挤在她的卧室棚上,室外难免有邻居往来,为了避免被人发觉,文哥宣布纪律,大家不准讲话,连咳嗽都得忍着,就这样,我们靠高度自觉的组织纪律性,在金玉姐屋里的棚上完成了一日一夜的隐蔽任务。
    3月20日晚上,统一行动分工:钟汉昌、钟英、涂玉福、钟福寿4人负责警戒,监视新铺方向情况;何端暹、陈勇、钟金玉3人负责发动群众前来仓库挑粮回去度荒,在阿秀姐(即何端暹)耐心发动下,很快就有几十个群众前来仓库挑粮。我、冯英辉、钟春、何柳、张泉等人张贴标语,并把仓库内的田赋册、单据搬出禾坪下烧掉了。钟文聪、钟玉盛负责清点陈世昌交出的光洋、港币、金条。看到前来的群众把仓库内的谷子来回挑得差不多了,武工队员们集中举枪向新铺方向连放几枪,“砰砰”的枪声响彻天空,接着我们又集队在刺史第、德星楼、大夫第屋背绕了几圈,让群众以为我们有很多人。然后,我们经油坑越雷公坑,撤退至白渡大坑尾堡垒户饶伯家中,清点收到的光洋500块,港币300元,金条2块。
    第二天清早,群众奔走相告,福岭昨夜来了很多共产党游击队打破金丰粮仓,有的说:我亲眼看到在我的屋背过了很久的人,起码有五六百人。那天又是新铺圩日,驻在新铺的敌人被吓得不敢过福岭来,直到十点多,才由田粮科科长黄庆禄带一批人过福岭仓库查看,而我们那时却在大坑尾饶伯家睡得正香呢!
 
 
 
    亲历见闻
                           谁亲民爱民,谁扰民害民? 
                                           ●徐 发
    1949年5月14日,蕉岭解放。那时我正读小学六年级。可是,还不到一个月,国民党胡琏兵团溃败南逃,窜扰兴梅地区。梅州地委及各县地方部队和政府工作人员奉上级指示于6月中、下旬暂时主动撤出中心城镇,陆续向山区转移。
    我的家在距蕉岭县城约两公里的谷仓村,坐落在梅蕉公路旁边,公路东边靠着大山。6月间的一天清晨,有一群头戴五角红星八角帽的共产党干部队伍二三十人来到我家小围屋,请求在这里烧火做饭,说是吃完饭后便要向山区进发。当时小围屋内住有三家人,在家的都是农妇和小孩。经我们三家答应后,他们高高兴兴地动手洗米洗菜、烧火做饭。他们多是二三十岁的青年,又是本地人,热情奔放,有说有笑,边干活边和我们三家人拉家常,毫无拘束,有的人还哼着歌。这是刚解放时驻扎在我家后面老学堂里的共产党文工队教我们小孩唱的《粤东支队战歌》:“星光映着韩江,月色迷着铜鼓嶂,我们雄壮粤东健儿,英勇奔上解放战场。我们扫描梅埔丰,我们转战华兴平,攻进蕉岭城……”雄壮的歌声在小围屋里荡漾,洋溢着乐观、坚毅的气氛。吃完饭后,他们便很快洗好碗筷,搞好卫生,还给每家留下一块银元。他们背起小包袱和斗笠,在屋门口集合,排着队,穿过公路,从正英学校北面的山坡上翻越算盘山,朝着羊子宫的方向进入深山。
    约莫过了半个月,一天清晨,我们起床后便看到公路旁的小店前,站着七八个身穿黑色便衣、手执卡宾枪的大兵在检查过路的行人,我们有几个小孩便好奇地走上前去看热闹,他们叽里呱啦,满口是外地的口音。大概又是看中了靠近公路旁的我家小围屋,他们找到原先的甲长来到我家,指定要在这里给他们做饭。那时正值荒月,家家都缺粮,我们三家都提出,做饭可以,但要拿米来,才能下锅。于是甲长提出要去找原先的保长商量解决下锅的米。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这些大兵看到我们三家的老妇还未为他们做饭,颇为不满。当甲长回来时仍两手空空,于是他们个个都凶神恶煞,破口大骂,有名大兵竟用枪托打了甲长一下,恶狠狠地说要枪毙他。将甲长推出门走了十多米远时,另一名大兵便假装好人,笑着说,只要马上做饭就不枪毙我们。我们三家人看到这种情况,吓得要命,便赶紧把自家做好的早饭统统拿出,这些如狼似虎的大兵把饭菜吃个精光,我们三家才算躲过了一劫。当这些大兵走上公路时,遇上了我村的小贩往铭哥挑来自家做的红糖面粉粄,切成一块一块在小店旁边摆卖,这一群大兵便蜂拥上去,随手抓起面粉粄啃起来。往铭哥向他们要钱时,他们不但不给钱,还威胁说要捉他去带路,又吓得往铭哥再也不敢吱声,惴惴不安地坐在小板凳上,只能在心中咒骂这些恶狼。
               (作者系嘉应学院退休教师)

                          蕉岭县解放大事记(1949年)
●2月中旬,梅州地委和一支队决定,独四大队在蕉岭县甜竹坑进行整编。一部分改编为“程严独立营”,另一部分仍称独四大队。
●2月23日,程严独立营、独四大队和蕉岭武工队夜袭石扇,全歼石扇自卫队。
●4月20日,蕉岭县人民游击队集中在黄沙坑整编,改编为一支队独立第二大队。
●4月23日,一支队四团与独二大队在徐溪黄沙坑全歼国民党县警队一个连。
●4月28日,一支队四团完胜攻击国民党广福乡公所在文福与广福交界处设置的护路队。
●5月14日,国民党广东省保安独立第一营起义,配合一支队二团、独七大队及地方武工队攻克蕉岭县城,残敌逃往长潭。
同日,蕉岭县解放,成立了蕉岭县军事管制委员会。
同月,中共蕉岭县工委改称为中共蕉岭县委。
●6月1日,蕉岭县人民民主政府成立,同时成立新铺区、三圳区人民民主政府。
●6月19日,一支队司令部调动兵力1千多人,会剿长潭残敌。
●7月6日,因胡琏兵团残部即将侵入蕉岭,县党政军机关及部队撤出蕉城。
●7月19日,一支队九团、四团的部分武装转移至三圳蓝坊肚隐蔽休整时,遭受胡琏残部约300多人进山围攻。部队遭到严重伤亡。
●8月28日,胡琏残部弃蕉岭而逃。至此,胡琏残敌窜扰蕉岭约50天。
●9月1日,蕉岭县党政军机关及部队重新进入蕉城。
             (中共蕉岭县委党史研究室  供稿)
                   史料审核:姚意军  徐雪琴



     
 

  • 上一篇文章:平远解放:抗击残敌 迎来光明

  • 下一篇文章: 大埔解放:云起三河 风定闽粤
  • 关键词:
    打印】【关闭】【顶部
    梅州党史网 - http://www.mzsds.com
    梅州党史 | 中共党史网 | 中国党史党建网 |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 广东党史网 |


    主办:中共梅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梅州市机关路9号 电话(传真):0753-2241879 邮箱:mzswdss@163.com

    CopyRight:www.mzsds.com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68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