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动态 组织机构 党史研究 心得体会 党史人物 史迹寻踪
史迹寻踪 更多>>
缅怀抗日英烈 弘扬抗战精神缅怀抗日英烈 弘扬抗战精神
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邓文庆一行赴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邓文庆一行赴
市委党史研究室组织召开党史学习市委党史研究室组织召开党史学习
市委党史研究室开展“从小学党史市委党史研究室开展“从小学党史
中共梅州地方历史主题展开展中共梅州地方历史主题展开展
踏寻革命史迹,传承革命精神——中踏寻革命史迹,传承革命精神——中
读者留言 更多>>
党史知识  
党 旗 党 徽 党 章
入党誓词 历次党代会 中共简史
首页 > 史迹寻踪 > 史迹寻踪 >> 正文
“八七”会议前后兴梅地区的武装起义
信息来源:     编辑/作者:     访问次数:     本站发布时间:2018-05-10 19:44:27

l927年,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连续发动了“四・一二” 、“四・一五”、“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使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遭到惨重失败。在革命斗争转入低潮的形势下,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兴梅地区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高举革命旗帜,纷纷举行武装起义,在一年左右时间里先后发动了武装起义达20多次,影响较大的有:梅县的城镇工人起义;兴宁的兴城起义;大埔的茶阳、高陂起义;丰顺的丰良、潘田起义;五华的横陂、安流暴动和年关大暴动;蕉岭的新铺起义等。这些起义是东江地区武装大暴动的组成部分,它为后来建立东江革命根据地、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点燃了星星之火,为党的“八七”会议确定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总方针提供了实践经验。本文试就这些暴动的历程、特点、意义和经验教训作一粗浅的综述。

一、武装起义的战斗历程

兴梅地区党组织领导人民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一系列武装起义,其过程大概可分为三个阶段:

(一)1927年4月至7月为第一阶段,主要是掀起“讨逆”怒潮,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大屠杀政策。

4月20日,丰顺县政府派出军警查封县农会,抓走县农会秘书陈思永(后被杀害),并派兵袭击农军所在地太平寺。在中共丰顺县委领导下,4月21日县农民自卫军和农会会员400多人包围县府。劫狱时与警兵接战,后敌援军赶到,农军被迫撤退。5月13日,县委又领导5000多农军和农会会员,分5路再次包围县城,激战1天未攻下县城,后敌援军反扑,农军为保存力量,主动撤到九龙嶂山区建立据点。

4月13日,五华县农代会在横陂召开。15日,敌宋世科团等千余人突然袭击横陂,古大存率模范队奋力抵抗,毙敌80多人,正在紧急关头,各地农军闻讯赶来聚集万余人,将敌军包围,迫使敌人慌忙撤退。不久敌军又派出近千人部队进驻安流“办匪”。古大存经请示东特委同意,率农军5000人夜袭安流敌军,歼敌500余人,大大地鼓舞了人民的革命斗志,进一步扩大了农军,随后成立了五华县革命委员会,李国光任主席,古大存负责军事部。

5月12日,在梅县党、团组织的领导下,经过周密组织训练的135人的工人武装队伍,化装接近县府、警察局、保安局,趁敌人吃饭之机突然发起攻击,约经1小时战斗,敌军溃散,县长出逃,警察投降,缴枪100多支,起义取得了成功。按计划,当晚松口、畲坑、西阳、丙村的工农武装也举行了起义,攻下了区公所,缴了反动武装。5月13日,梅城举行群众大会,庆祝胜利,成立了人民政府,主席周静渊。5月17日,敌人反扑,起义领导机关和武装队伍撤到石扇,分散四乡隐蔽。

5月18日,兴宁党组织领导农民义勇队100多人,并联合与政府有矛盾的绿林人物张英部队,首次举行兴城起义。由于张英部队提前摸进城里与县自卫队发生遭遇战而被赶出城外。这时,张英主力和农军亦未赶到。当农民义勇队赶到发起攻城时,敌人已有准备,加之天下大雨,城壕尽没,攻城没有成功。农民义勇队撤回原地,伺机再起。

6月2日,大埔党组织与闽西特委负责人罗明及张鼎丞会商决定在茶阳、高陂两地同时举行起义。并指派郭栋材、饶龙光为两地起义负责人。茶阳起义由罗法胜(黄埔军校学生)率太宁农军攻下县城,成立了国民革命军大埔县人民政府,委任郭栋材、李承敏为正副主席,同时成立了国民革命军大埔县军事委员会,委任饶龙光为主席。高陂因洪水暴涨未举行起义。

(二)1927年8月至12月为第二阶段,主要是举行秋收起义,策应南昌起义军南下粤东,开创工农武装割据的局面。

9月2日,兴宁县委领导举行第二次兴城起义。这次集合了两支农民义勇队共200多人,另外在城内组织了20多位党 团员和进步师生作内应,于当晚12时发起攻城,由于外攻内应,守敌惊恐万状,仓惶溃逃。3日拂晓占领县城,缴获长、短枪100多支,子弹一批,县府铜印一颗,开监释放囚犯100多人。后队伍主动撤出,转到农村。

9月9日,梅县县委成员王之伦领导三井农民举行起义, 镇压了一批反动首恶,发展了农会,扩大了农军,成立了工农讨逆军第八团,团长李啸。

9月中旬,大埔党组织再次决定在高陂等地举行起义,迎 接南昌起义军人粤。9月13日,大埔农军独立第一团及各地 赤卫队,在东江工农武装起义副总指挥郭瘦真和县委领导郭栋材、黄炎的指挥下,分三路包围高陂镇,由于有内线策应,很快占领区署及商团总部,活捉商团头子苏宝珊,成立了高陂区革命委员会,黄炎任主席。9月16日,大埔县委领导五宗海、李明光率部分农军作向导,到永定带领南昌起义军入粤。同日,大埔农军乘起义军声威一举攻占县城茶阳和百侯等地,成立了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各区乡的革命政府也纷纷成立。18日起义军抵埔城,委任饶龙光为工农革命政府主席。

(三)1928年1月至3月为第三阶段,主要是举行年关大暴动,打击豪绅地主“资本团”,建立和发展苏维埃政权。

1月1日,大埔县委书记饶龙光和李明光率工农革命军十五团第二营及赤卫队、进步学生等500多人,举行第二次高陂起义,攻占了高陂区署,镇压了区长苏宝珊,没收盐船20多只及其它物资,分发给各乡贫民。3天后起义队伍撤出高陂,向铜鼓山区转移。

1月16日,古大存率队参观海丰后回到五华,按海丰经验发动工农群众成立五华第八区、第六区苏维埃政府。1月20日,古大存率工农革命军及赤卫队2000多人攻占“讨赤团”老巢塘湖,击溃“讨赤团”。接着,春节期间。发动近10万农民举行年关大暴动。在“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下,围攻国民党区乡政府,镇压了不少土豪劣绅,没收其财产分给农民。

1月4日,在蕉岭县委领导下,举行新铺起义。以“工农革命军十四区团”为主力的暴动队伍,包围了新铺商团武装和警察所,解决了钱大钧部驻该地的部分武装,缴枪40多支,起义成功,张贴了布告,召开了群众大会,宣传党的政治主张和有关政策,没收一些奸商财物,分给贫苦群众。1月6日暴动队伍撤向山区。

2月4日,工农革命军东路第十团在丰顺县委指挥的赤卫队配合下,攻打潘田,消灭反动武装76人,缴枪90余支。暴动成功后,建立了区苏维埃政府。2月10日,东路第十团又会同东路第七团加上当地农军共3000多人,在近万农会会员配合下,第三次攻打丰顺县城,与守敌激战3天。后敌军分三路来援,暴动队伍即撤回九龙嶂根据地。

二、武装起义的特点

纵观兴梅地区武装起义的发生和发展过程,有下列突出特点:

(1)武装起义是在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组织、有步骤地进行的。

广州“四・一五”事变后,中共广东区委与各地联系中断。但兴梅地区党组织仍然按照广东区委原先部署,积极领导开展武装起义。4月下旬,梅县部委(领导梅县、兴宁、五华、平远;蕉岭及寻邬、武平等县党组织)和团地委决定成立“武装斗争委员会”(简称“斗委”),组织和领导各县武装起义。决定:从工人纠察队中组织一支工人武装大队,分别进行军事和政治训练;发动党团员和进步商人捐款作暴动经费;筹备购买一批枪支,秘密制造土炸弹;在梅城、梅县各属区、兴城、五华(配合海陆丰农军行动)首先举行暴动。最后取得了如期效果。“八一”南昌起义后,梅县地区党组织根据中央和省委指示(6月下旬,梅县部委派陈劲军、古柏等北上武汉向中央请示汇报工作,后取得指示奉命回梅县地区传达贯彻。另外,“八七”会议后,省委派蓝裕业、叶浩秀等到埔、梅、平、寻等县传达),继续发展革命武装;组织秋收起义,策应起义军南下潮梅。这期间大埔、梅县、丰顺、五华、兴宁等县农军对南昌起义军都给予了有力的支援。

年底,根据省委决定,东江特委发出举行年关大暴动号召。兴梅地区党组织积极响应,组织农军伺机打击敌人,摧毁敌人的乡村政权,扩大苏维埃区域。五华成立了年关大暴动指挥部,制定具体行动计划:一是抗租抗债、镇压反革命;二是开展破除封建迷信和旧礼教的社会改革运动。使年关大暴动开展得轰轰烈烈,有力地推动着苏维埃运动和土地革命的蓬勃发展。

(2)武装起义以夺取城镇政权为目标,以工农结合和城乡结合的方式开展。

兴梅地区武装起义,尽管由于各地党组织的健全程度和领导力量强弱有异,暴动方法和结果也不尽相同,但以夺取城镇政权为目标是一致的。从三个阶段起义情况看,先后在县城主要圩镇发动起义24次,其中15次起义成功后都成立了县或区人民政府。武装起义的主力队伍,大多数是经过训练的工人、农民武装。起义的方式和策略,一般是采取县城起义与圩镇起义相配合,外部发动进攻与内部组织策应相结合,争取在较大区域内取得胜利。如梅县,当时商业、手工业比较兴旺,工人队伍比较壮大,工会建立较早且较为健全,工会会员达2000多人。加上教育发达,学生众多,党在学校基础较好。据此,梅县“斗委”采取从梅城组织工人武装为主力,由农民、学生配合,并争取商会支持,在梅城和主要圩镇同时起义而取得成功。兴宁则农运基础较好,并组织了一支训练有素的农民义勇队,加之城内学校中党、团组织基础也较好,所以采取了以外攻为主,城内策应,终于攻下县城。五华由于地理和历史原因,受海陆丰农运影响最早最深,农运农军的基础更加雄厚(有农会会员6万多人,农军5000多人)。从1926年春起,农军就与“资本团”等反动武装进行过多次战斗。“四・一二”事变后,国民党一直派重兵(最多时达数万人)进驻五华,地主豪绅又组织了“讨赤团”,气焰嚣张一时。在这种条件下,农军虽然难于攻取县城,但仍在乡镇间开展夺取政权的斗争。1928年春节期间的年关大暴动,一举镇压了“资本团”,击溃了“讨赤团”,取得空前胜利。

(3)武装起义不仅表现为发动早、持续久,而且最终都走上建立根据地、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的道路。兴梅地区的武装起义,发动是比较早的。4月21日,丰顺就举行了第一次暴动。起义持续时间也比较久,前后经历一年左右时间。暴动后,各县农军都相继撤往农村和山区。在武装斗争实践中,由不自觉到自觉地确立了创建革命根据地的思想。

在起义受挫后,最早撤向农村进入山区创建根据地的是梅、丰两县县委及其领导下的工农武装。1927年九十月间,集结在梅南的工农武装开始转移上了九龙嶂,与丰顺农军汇合,建立了革命据点。11月初,两县工农武装组建为工农革命军东路第十团,队伍很快扩大至200多人,根据地也迅速向周围农村发展。1927年底,五、兴、龙三县县委及其领导下的工农武装在南部起义失利后,转移到了北部边境山区。次年4月,在龙川霍山成立五兴龙县临时工委,领导边县地区发展党的基层组织,建立秘密农会和红色据点,扩大工农武装队伍。1928年5月,大埔县委领导的工农革命军第十五团在配合年关暴动后,一路由李明光率领渡韩江向埔西转移,配合丰顺李坚真队伍,开辟梅埔丰游击根据地,为这一地区后来深入土地革命打下基础。

三、武装起义的历史意义

用历史的革命的观点来看,兴梅地区的一系列武装起义具有重要历史意义,主要表现在:

首先,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革命人民的斗志。如3次围攻县城的丰顺起义,就充分地反映了革命人民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慨。特别是第三次近万人围攻县城,使城内守敌惊恐万状,连续向上司发出“十万火急”求救电,惊呼工农革命军“自潘田打退县兵后,附者益众,盈山遍谷,到处均有红旗”,“声势极大,县城岌岌”。此次起义虽未攻下县城,但暴动声势之浩大,已使敌丧胆。

第二,恢复和发展了共产党及其群众组织,进一步扩大了党的政治影响。“四・一二”政变后,兴梅地区党组织受到反动政府多方摧残,但又必须发动和领导武装起义,党务工作几乎完全停顿了。“八七”会议后,根据省委指示,迅速恢复和改组党、团组织,将梅县部委改为特委,同时恢复特委与各县委、区委和支部的联系,大埔在南昌起义军入埔前后,重新组建了埔北、上东、埔南等区委和10多个党支部。丰顺在九龙嶂根据地建立和发展了党组织,成立了临时县委,并逐步恢复各地党支部。兴宁在恢复党团基础上,年底正式成立了县委。

第三,造就了工农武装,为迎接更大的武装斗争高潮准备力量。兴梅地区各地武装是在起义过程中建立和发展壮大的。如“农民自卫军”、“农民义勇队”,起义前只是群众团体性质的武装,通过起义战斗洗礼,这些队伍很快就成长为具有一定战斗力的常备军。至11月间,兴梅地区各县工农武装分别扩建为广东工农革命军东路第七团、第八团、第十团、第十二团、第十五团。这是中国共产党组建和指挥的地方武装力量,是东江地区革命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四,为建立根据地,实行土地改革,打下坚实基础和提供借鉴。如果说“四・一二”政变后兴梅地区接连举行的起义,是兴梅地区党组织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开始,那么,“八七”会议的贯彻和南昌起义军入粤的影响,则有力地推动了地方党领导的武装斗争逐步走上土地革命和建立根据地的正确道路。在强大的敌人反扑和进攻下,地方党把革命武装转入农村和山区做“红色山大王”,这就客观上造成了工农武装割据的局面。这种由不自觉到自觉的革命实践,不仅为后来的梅埔丰、五兴龙、揭丰华、饶和埔诏和蕉平寻苏区以及东江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打下基础,也客观上为我党和毛泽东总结革命斗争经验,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借鉴。

四、武装起义的主要教训

由于主、客观原因,兴梅地区工农武装起义经历了复杂、曲折的过程,有经验也有教训。主要教训是:

(1)在指导思想上犯过“左”倾盲动主义错误。主要是当时不顾革命处于低潮的实际情况,一味搞“天天暴动”,并把起义目标放到反动势力最强大的城镇中去,这显然是失策的。兴梅地区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在城区重镇多次举行起义,虽然在军事上也取得一些胜利,但由于敌强我弱,即使夺得政权也只是暂时的,难以坚持和巩固。实践证明,中国革命只有走由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才能成功。

(2)在政策和策略上也有不少失误之处。在对敌斗争策略上,由于“左”倾盲动主义和复仇主义思想的影响,曾发生过打击面过宽的现象,致使树敌过多,敌人便乘机造谣破坏,说共产党的大砍刀要杀尽多少种人等等,挑拨共产党和群众的关系,煽动房族姓界的矛盾(如对待丰良吴姓群众问题)。在干部政策上,对知识分子持怀疑态度,不信任,甚至作为打击对象。如随便撤换梅党、团书记,助长了党内宗派主义倾向,以致连续发生党、团县委遭受破坏的事件,使革命事业受到严重损失。

(3)未能及时实施土地革命,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兴梅地 区武装起义屡次受挫,除敌强我弱和缺乏经验外,还由于土地革命未深入的缘故。“八七”会议后,各地工农军虽已上山建立根据地,但未能抓紧实施土地革命,打好坚实的群众基础。反而受“城市中心论”影响,多次下山去攻打城区重镇,使部队损失很大,并引来敌人的不断“围剿”。这种状况,直至贯彻党的“六大”精神后,才真正有了改变,于是开展土地革命,艰苦 深入地搞好根据地建设。(刘 裕)(刊于《广东工农武装起义》,1991年4月出版)

  • 上一篇文章:梅州儿女与红军长征

  • 下一篇文章: 兴宁党团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 关键词:
    打印】【关闭】【顶部
    梅州党史网 - http://www.mzsds.com
    梅州党史 | 中共党史网 | 广东党史网 |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 中共中央党校 | 中直党建网 |


    主办:中共梅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梅州市机关路9号 电话(传真):0753-2241879 邮箱:mzswdss@163.com

    CopyRight:www.mzsds.com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68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