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动态 县区简讯 革命历史纪念馆 党史研究 心得体会 党史人物 史迹寻踪 绿色梅州 党史知识
史迹寻踪 更多>>
原中央苏区粤东北(九龙嶂)革命根据原中央苏区粤东北(九龙嶂)革命根据
“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专“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专
省委党史研究室来蕉调研党史工作省委党史研究室来蕉调研党史工作
聚焦主业凸显优势 努力开创党史聚焦主业凸显优势 努力开创党史
传承红色精神  担当巾帼使命传承红色精神 担当巾帼使命
中共梅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召开年终中共梅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召开年终
读者留言 更多>>
党史知识  
党 旗 党 徽 党 章
入党誓词 历次党代会 中共简史
首页 > 史迹寻踪 > 史迹寻踪 >> 正文
朱 毛 红 军 梅 城 战 役 概 述
信息来源:     编辑/作者:     访问次数:     本站发布时间:2018-05-10 19:44:35

1929年10月,红四军根据中央指示从闽西中央苏区挺进梅州,在梅县、大埔、蕉岭、丰顺、平远留下了战斗的足迹,进行了著名的梅城战役,在全国中共党史、军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红四军梅城战役从1929年10月中旬组织准备到战役结束的10月31日,时间近半个月之久,是土地革命时期一个重要的战役;共和国元帅朱德、陈毅、罗荣恒、聂荣臻、林彪,还有粟裕、谭政、罗瑞卿、肖克等将军都是梅城战役的重要领导人,有290多位红军官兵在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红四军攻占梅城后,颁布了由毛泽东、朱德、古大存等七人签署的东江革命委员会关于公布执行土地政纲的布告,留下了150多名红军和大批武器支援梅州武装斗争。红四军进军梅州,攻占梅城,推动了东江土地革命,为创建粤东北苏区,实现闽粤赣中央苏区连成一片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红四军进军梅州的背景

朱毛红四军进军东江梅州是酝酿已久的军事行动。早在1929年4月1日,中共中央曾致信朱德、毛泽东,就红四军行动方向问题提出:“摆在你们面前的出路有三条:一是仍向赣南发展……二是向闽西发展――三是向东江……这三条路究竟向哪一方面发展,实际情况如何,还应由你们决定。”此时,东江革命渐渐复兴,中共东江特委希望红四军能到东江。但时值红军从井冈山下山不久,闽西、赣南尚在开辟,分兵进东江为时尚早,故红四军前委复信东江特委,认为红四军不能分兵到东江。5月下旬,红四军第二次入闽后,来信函告东江特委:红四军“有向东江游击一时期的可能。”6月中旬,红四军前委派陈毅为代表至东江特委,告知红四军及闽西一切情况和红四军要到兴梅地区,要求东江特委做好一切准备工作。6月,东江党代表大会详细讨论了红四军这一行动计划。鉴于东江革命力量还不强和东江的军阀战争已暂告停息,大会决定告知红四军暂不来东江。但如果红四军在闽西南难以立足,前委认为有来东江的必要时,也可以来东江,唯不可深入东江腹地,只可到接近闽赣边之蕉岭、平远等县。红四军前委根据东江特委这一决定,即改变进军东江的计划。9月底,第二次粤桂战争即将爆发时,东江特委给红四军前委信,报告了当时东江的形势及东委的斗争策略,要求红四军在此时仍应坚决的向闽西南、东江边界作游击进展,直接帮助东江西北部的斗争与推动东江群众更加激烈的起来斗争。

9月28日,中共中央向红四军前委发出指示信,对红四军入东江问题作出如下指示:“在军阀战争开始爆发之际,红军应以全部力量到韩江上游闽、粤边界游击,以发动群众斗争。至两广军阀混战爆发东江空虚时,红军可进至梅县、丰顺、五华、兴宁一带游击,发动广大群众斗争。并帮助东江各赤色区域的扩大,相机围缴敌军枪械,集中东江各县赤卫队建立红军。如两广军阀混战成相持局面而且蔓延及于全国,红军即可向潮汕方面游击,建立苏维埃政权,并向惠属方面逼近。如蒋系军队失败,红军应位置于粤、赣大道左右或其败退所经之路围缴其枪械。如军阀战争结束较快或蒋系军队得胜时,红军仍留粤、闽、赣边界一带游击,以发动群众。”10月13日,红四军前委接到中共福建省委转来中共指示信后,决定“立即调三个纵队向潮梅布置游击。准于10月20日集中粤边,10月21日以后,进攻蕉岭,占蕉岭后,仍用游击战争,发动群众斗争,推进闽西准时联络,留下一个纵队(第四纵队)红军在闽西坚持游击战争。”

为了迎接红四军入粤,东江、梅州党组织进行了一系列的策应工作:

组织上,东委决定把全东江划分为三个斗争区域,成立西北、西南、东南联席会议(简称“联会”),西北七县联会指挥梅县、大埔、五华、丰顺、蕉岭、平远、兴宁;西南四县联会指挥潮阳、普宁、惠来、揭阳;东南三县联会指挥潮安、澄海、饶平。东委派秘书长李明光到西北梅州各县布置工作,召集各县负责人开军事会议,指派东江特委军委委员罗欣然等为代表,随陈毅一起到红四军前委与东委的交通联络;指定梅、蕉、平、兴四县派出向导到前委听侯调遣。

军事上,要求各地革命武装力量,发动广大的游击暴动,扩大游击战争区域,打击牵制敌人,劫缴敌人枪械,各地立即进行对敌破坏侵扰工作,尽可能发动大小斗争,分散敌人的力量,以此策应红四军的军事行动。

政治上,东江特委准备在红四军到梅城后即颁布东江革命委员会关于执行土地政纲的布告,同时要求各地采取各种形式,向工作、农民及敌军士兵大力开展声势浩大的宣传鼓动工作,并号召敌军士兵倒戈加入红军。

后勤保障工作上,东江把各地赤卫队编为交通、救护、慰劳、动输等队伍,要求各地大量储备粮食,以确保供应红四军,分路派专人侦察敌情,随时提供敌人的情报。

二、红四军进军梅州的路线

正当东江地区的革命形势不断发展的时候,中共中央根据国民党两广军阀的矛盾日趋激化的情况,利用“两广事变”之机,于1929年10月命令红四军向东江地区挺进,开展游击战争,相机打击敌人,帮助东江扩大红军区域,建立革命政权。

10月中旬,红四军三个纵队离开闽西苏区分三路进军梅州。第一纵队由纵队长林彪、党代表熊寿祺率领,从福建上杭出发,经武平象洞、蕉岭北礤进入梅县的松源,19日凌晨,一纵队分三路包围在松源的陈维远部十三团一个营的驻军,上午8时许,红军发起攻击,敌退守五星桥。在红军的强大攻势下,敌退无路守无门,此仗红四军毙敌营长1人、连长2人及下级官兵百余人,缴得机关枪1挺、步枪78支,俘敌甚众。第二纵队由纵队长刘安恭、党代表张恨秋率领从福建上杭出发,经永定进入大埔青溪,在石下坝与敌发生激战,击溃敌军两个营,俘获敌3个连的人枪,但纵队长刘安恭等20多名官兵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第三纵队由纵队长伍中豪、党代表蔡协民率领,从福建武平出发经蕉岭南礤进入梅县松源。至10月22日,三个纵队共约6000余人先后集结于梅县的松源。23日,红四军离开松源。24日晨,红四军进入蕉岭县城。当时,蕉岭县城没有驻国民党的正规部队,以钟国祥、刘达群为首的警卫队一触即溃,国民党蕉岭县长叶宝伦带着卫兵向河西方向狼狈逃遁。一些反动官僚和政客、土豪劣绅闻风而逃,国民党蕉岭政权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红四军进入蕉城后,派出宣传队和政治工作人员深入大街小巷和附城农村张贴告示,刷写标语,召开群众大会,宣讲红军的政策纪律,与中共蕉岭县委取得联系,召集工商界人士开会座谈。东江特委军委委员罗欣然等协助军部筹集大洋2000余元。收缴蕉岭土豪古盛孚的长枪20多支,放火焚烧国民党蕉岭县衙。朱德军长在蕉城老南街口武衙门坪发表演说,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政治主张,申明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工农的子弟兵,是为穷人打天下谋幸福的武装队伍。朱德军长号召人民要团结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废除苛捐杂税,废除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和特权,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建立苏维埃政权。这时,梅县城没有敌正规军驻守,只有地方武装和警察武装,红四军得知这一情报后,即决定攻占梅县城。

三、红四军梅城战役的经过

1929年10月25日晨,红四军一、二、三纵队6000多人从蕉岭出发向梅城挺进。下午3时,红四军前锋抵梅城附近,与警卫队接触,战斗约一小时后,进入梅城。驻守梅城的基干大队和警察,听到红军进城不击而溃,逃离梅城。傍晚,红军已全部进入梅城,当即成立东江革命委员会,颁布署名毛泽东、朱德、古大存、刘光夏、陈魁亚、朱子干、陈海云7人为主席团的《东江革命委员会关于公布执行土地政纲的布告〈第177号〉》。

红军进城后,立即张贴布告,释放被关押的200多犯人(其中有10多人是自己的同志,其余大部分是政治嫌疑犯),维持城市秩序,并与地方党组织 取得了联系,召集梅城工商界人士会议,决定筹款7万元。地方组织也派出党团员协助红军的政工人员和宣传员,到处写标语,向群众演说,讲解红军的政策和纪律。由于红军的政治宣传工作和群众工作,第二天梅城就恢复了秩序。

26日下午4时,朱德同志在孔子庙召开群众大会,到会群众约有三四千人。朱军长站在大成殿面前的石鼓上,用客家话向群众演说,讲清红军的政策和纪律,说明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子北兵,介绍了红军的政治主张,号召大家武装起来,成立苏维埃政权等,并要求大家要正常营业。至5时左右,正当群众听到兴奋入神的时候,突然传来枪声,原来是从蕉岭、松源追来的陈维远的三个团的先头部队跟防守城郊的红军排哨打响了。由于当时侦察工作做得不好,至敌来到城郊才发觉。又不明敌人的虚实,为避免损失,红四军决定撤出梅城。朱军长在群众大会上告诉大家:“不要怕,红军很快会重返梅城的,革命是一定要成功的,以后再与大家相见。”散会后,朱德同志率队伍出南门,涉过河水干沽的程江,向百花洲、乌廖沙、大沙河唇、乌石头、梅南方向转移。到大沙尾时,分向龙润窝、澄坑两路到轩坑会合,在晚上8时左右到了轩坑渡口。轩坑渡口上有一只小船,红军就在浅水滩涉水渡江,在旁溪、耕郑、龙岗及上下罗等村庄宿营。

27日,当红军向东刚转移到亚婆嶂时,国民党反动派已集结大量军队,沿着梅江两岸南上,一路往兴宁、一路往汤坑,企图跟踪追击。因为在这时候,汤坑、八乡山、揭阳、普宁以及五华、兴宁、龙川等地工农武装纷纷集结,对当地地主豪绅武装进行猛烈攻击,同时敌军发现往畲坑的大路上红军故意扔下的一些破军服烂草鞋,认为红军已到了汤坑、兴宁一带,尾追而去扑了个空。这时,红军已转移到丰顺山中休整。

这时候,两广军阀战争刚好结束。粤系军阀有可能转入进攻红四军,而且敌郭思演教导团(四个营的加强团)乘红四军转移到丰顺山中休整时便占据了梅城,并刚从汕头运来18船枪支弹药,放在孔子庙侧的李家祠。红军探知这一情况后,朱德军长、朱云卿参谋长、陈毅政治部主任在丰顺山中召开了有各纵队司令员及东江、梅县等地方负责同志参加的军事会议,研究红四军的行动问题。大家认为,敌军来得较快,我军不宜和敌人打硬仗。为了保存革命实力,在我军没有准备时不与敌军正面作战,决定趁敌人南下扑空未归之际反攻梅城,消灭驻守梅城的郭思演部,夺取敌人枪支弹药,而后撤到兴宁或蕉平边界去。

为了便于反攻梅城,红四军于30日上午开始向梅南的旁溪集结。出发前,红四军司令部主要领导人又一次研究了反攻梅城的战术问题。在研究时出现了两种意见:朱德、陈毅认为西阳、长沙各有一营敌人驻守,要先解决两地的敌人,以免攻城时增援;朱云卿则认为先解决西阳、长沙的敌人会打草惊蛇,说“那是小部队,没问题,梅城攻下后就可以解决问题。”结果采取了后一种意见,直攻梅城。

31日早上,红四军先头部队在轩坑过渡,经长沙、夏万秋、铁卢潭、渡江津到梅城。两个小时后,主力开到了。从城郊西门外上市十甲尾开始,一直到东门下市东山角,把梅城东、西、北三面紧紧包围,以图全歼郭思演的教导团。上午10时,红军发起攻击,守城敌军想从东门突围,给红军一扫,龟缩回去,负隅顽坑,城外东山岌制高点首先为红军占领,使驻在西阳的敌人黄承典一个营不敢来犯,而城的南面又横着一条宽阔的梅江,敌人不敢涉水渡河突围。

开始,红军把主攻放在西门,以求直攻城内。由于情报工作没有做好,不知敌人一营人在当天与西阳调防,在红军经过新庙时,恰逢这一营敌人准备出发,即在新庙前相遇打了起来。敌人推倒屠桌做工事,用机枪封锁街道。当时的街道是老式街道,没有卡楼,只店与店之间有隔墙,红军战士就利用隔墙向敌人猛烈进攻。敌人还在街道两旁的高楼下,组织交叉火网封锁街道,阻止红军前进。同时,长沙的一个营的敌人也来到坝尾咀。隔河向红军夹击。但红军战士仍然顽强地向敌人冲击,在激战中打死了敌姓郑的副团长。

激烈的战斗持续了几个小时,由于地势对红军不利,这个缺口未能打开。有一部分指战员主张用火攻,朱军长拒绝了这一意见,严肃地说:“我们打仗,不是为了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为了扩大政治影响,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如用火攻,便会烧毁很多民房,使群众遭受损失,给敌人造谣中伤红军找到口实,得不偿失。”于是,根据战况,作出了继续攻城的新方案、把攻击的重点转移到北门的金山顶。

金山顶是一个紧靠城墙的小土岗,是全城唯一的制高点,这段城墙有一个缺口。占领了这个阵地,便可居高临下,威胁整个梅城,但前面有一片开阔地,接近城墙较为困难。

敌人也知道这一阵地的重要,敌团长郭演亲自在这里指挥。当红军发起攻击时,敌人用密集的机枪火力封锁开阔地,阻止红军接近土岗。红军60多名突击队员在我军火力的掩护下,迅速冲上城墙缺口,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这时,郭思演带着一支人马反扑过来,登城的红军突击队员英勇地与敌人搏斗。郭思演正在指手划脚的时候,脸上被红军战士打中一枪,狼狈倒下。趁敌人一阵慌乱,红军在土岗上杀伤大量敌人。但由于红军后续部队被切断,突击队员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罗荣桓率领九支队攻打北门时,腰部负伤,由谭政等把他抬下火线。据当时报载,我军共伤亡293人。

与此同时,罗瑞卿所率的一个营在城东盘龙桥,打退了从西阳向梅城增援的敌人一个营,击毙了敌营长。

下午4时左右,敌人的援兵即将到来,红军为了保存实力,主动撤出了战斗,按照原定计划,向梅县的城北、大坪、梅西和平远撤退。第二天转入江西寻邬大田。

红四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初创时期主力,它对中国革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它的建军之功,战功之巨,将帅之伟在中国革命史上都是罕见的。梅州地区能成为红四军辗转战斗的重要地区之一,无尚光荣。而今,虽然红四军梅城战役已过去70多年了,但红四军梅城战役的历史功绩仍然光辉永存,彪炳史册。:

  • 上一篇文章:第一次东征在五华

  • 下一篇文章: 梅县红色之旅(一)
  • 关键词:
    打印】【关闭】【顶部
    梅州党史网 - http://www.mzsds.com
    梅州党史 | 中共党史网 | 中国党史党建网 |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 广东党史网 |


    主办:中共梅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梅州市机关路9号 电话(传真):0753-2241879 邮箱:mzsdss@163.com

    CopyRight:www.mzsds.com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46890号